鸡年话鸡_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漫谈 >

鸡年话鸡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国学网 郭耕 参加讨论

    众所周知,我国的版图,从地图上看,就像一只跃然纸上的大公鸡,昂首挺胸、形神兼具,屹立于世界东方。可惜,法国的国鸟是鸡,我国却还没有国鸟,要是选国鸟,我会选鸡,选我国特有的金鸡——红腹锦鸡,这种珍禽色泽艳丽,姿态动人,十年前,我在濒危动物中心工作时,那里繁育的锦鸡很多,我总要为它们的华羽和仪态而折服,当然,这是指雄性,相比之下,雌性就谦逊得多了。
    陕西有个地方叫宝鸡,便是因为历史上盛产红腹锦鸡而得名。2005 年是农历的乙酉年即鸡年,掐指一算,生肖动物排行榜里,鸡,竟是十二属相中唯一的鸟类。多数人熟悉的鸡乃是家鸡,什么九斤黄、澳洲黑、芦花鸡、狼山鸡、来亨鸡⋯⋯那都是人工饲养的不同品种,人类畜养的家鸡曾达200种之多,现在多已失传或绝种,目前还有70多个品种,家鸡不仅品种多,而且称得上是世界上数量最多的驯化了的鸟,全球人类饲养的鸡的总数在100亿只以上,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鸡。
    古代,鸡常被用做祭祀之物,歃血盟誓,动辄杀鸡。唐代,因玄宗皇帝沉迷于斗鸡,使斗鸡成了一个行业——斗鸡坊,驯鸡、养鸡者地位优越,当时社会上便流传有“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的民谣。
    人类养鸡的最早有史记录是公元前8000 年(旧石器时代)的越南,然后,中国、印度、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相继发生鸡的驯养,在我国,长江流域的屈家岭人类遗址(新石器时代)中,曾发掘有陶鸡,说明,早在公元前,家鸡就已普及于华夏了,而波斯及美索不达米亚是公元前600 年、英国是公元前100 年,才发生禽类饲养的。可以说,在地球上的所有鸟类中,鸡,在人类进化史上,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只有人类工厂化高密度地养鸡后,才产生禽流感一类的疫病。
    家鸡的祖先是美丽的野鸡——雉类,具体说,是一类叫原鸡的鸡形目、雉科动物。原鸡,包括红原鸡、灰原鸡、绿原鸡和锡兰原鸡,这些雉类可能都与现代家禽鸡的起源有渊源,但驯化的主线还是红原鸡,无论形态和习性上,它们都与家鸡相仿,但适应能力、反应能力又都强于家鸡。这就是保护野生物种的遗传价值之所在。翻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分布在我国南方热带丛林的、现生的红原鸡,还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呢。
    全世界的鸡形目动物共280多种,雉科动物占150多种,其中的鹧鸪、鹑类占三分之二,雉鸡类占三分之一,雉鸡约50种包括原鸡4 种、马鸡4 种、锦鸡2 种、勺鸡1 种、血雉1 种、角雉5 种、虹雉3 种、鹇类12 种、长尾雉5 种、环颈雉2 种、孔雀雉8 种、眼斑雉2种,孔雀3种。中国有雉科动物王国即“野鸡王国”的美称,在中国分布的61种鸡形目鸟类中,除8种松鸡外,均为雉科鸟类,鹑类、雉类种数各半,平分秋色。
    民间传说中的凤凰是一种仅次于龙的图腾动物,在“血统”上,也与鸡近缘,或许,凤是一种已经灭绝了的野鸡。《山海经》记述“有鸟焉,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凤凰”;“黄帝之时,以凤为鸡”。千百年来,凤的地位至高无上,“龙飞凤舞”为皇家所独占,鸡则“鸡毛蒜皮”,与百姓为伍。可是,从形态类别分析,如果真有凤的话,它只应该属于鸡形目的鸟类,凤是鸡的文化转型,鸡是凤的世俗化身。世俗生活中,雄鸡司晨,母鸡下蛋,使人类获得了很大的实惠,“女婿进了门,小鸡没了魂”,毕竟,民以食为天,鸡历来是人类的口中肉、盘中餐,但也有例外,自古有“肉食者鄙”的素食家,而今,我本人也是不吃鸟兽之肉的素食者。鸡属于鸟类,所以,我不再食鸡的肉。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由于鸡的经济价值实惠,驯养便利,中国的养鸡史至少已有5000 年了。中国最早的养鸡专业户产生于汉代,姓祝,叫祝鸡翁。据《列仙传》记载,家住河南洛阳的祝鸡翁养鸡百年,有鸡上千,个个有名,一呼即应。白天散放,晚间回到家里,栖于树上,年复一年,居然发了鸡财。就我所知,中国最大的鸡也在河南,即信阳的鸡公山,位跨豫鄂两省的鸡公山,方圆50公里,属大别山,主峰报晓峰,势如雄鸡,引颈迎风,昂立于群山之中。
    鸡叫三遍,太阳出来,鸡的司晨报晓,被看成黎明即起的吉兆。鸡便成了划分阴阳两界、送走黑暗,迎接光明的“阳鸟”、“天鸡”,吉祥的化身,鸡者,吉也!司晨报晓有天鸡,以鸡煞鬼,除秽驱邪,也是鸡在民俗中的重要角色。清人袁枚说:“鬼怕鸡叫,鸡叫一声,鬼缩一尺,灯光为之一亮”。尽管鸡与凤沾亲,是吉祥化身,又有五德,但若出现母鸡打鸣,就不吉利了。《尚书》有“牡鸡司晨,惟家之索”之说,意思是母鸡若打鸣,家道会衰落,喻妇人干政或事物反常。
    其实,这类把戏我们小时侯就从电影“半夜鸡叫”里学到了,以至于这些年,我在每次外出携伴观鸟时,凌晨叫早,便学鸡鸣,往往唤得远近公鸡纷纷呼应,屡试不爽,喔喔喔⋯⋯看来,如果孟尝君在世,我也可以在他的门下混吃混喝了。
    近来,我发现古代诗文中,对鹧鸪、野禽,甚至对家鸡的描述,不绝于书。从《诗经》中的“风雨潇潇,鸡鸣胶胶”、“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到“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秦台一照山鸡后,便是孤鸾罢舞时”、“诗成一夜月中题,便卧松风到晓鸡”、“犬吠鸡鸣几处,条桑种杏何人”、“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少年读书时”⋯⋯直至毛泽东的“一唱雄鸡天下白”。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一首唐人项斯写的《鸡》:
    买得晨鸡共鸡语,
    常时不用等闲鸣。
    深山月黑风雨夜,
    欲近晓天啼一声。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国学理论
资源
讲坛
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