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漫谈 >

为孩子选书,要警惕“伪经典”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国学网 刘秀娟 参加讨论

    
        又到“六一”,童书即将迎来一年中的销售高峰。面对琳琅满目的各种儿童图书,为孩子选书的家长还真有点不知作何选择。一些不良书商,摸准了孩子父母爱子心切、望子成龙的心理,打着诸如“经典丛书”的幌子,出版了大量质量低劣的图书,把经典原著篡改得千奇百怪、面目全非。这样的伪经典图书不仅是对原著的亵渎,如若流入孩子们手中,更将贻害无穷。因此,家长在为孩子选书时,一定要警惕“伪经典”。
    “伪经典”泛滥成灾
        大行其道的“伪经典”,有的直接删节原著导致内容缩水,有的无中生有任意歪曲,还有的则走教辅的老路,附上一些喋喋不休、自以为是、漏洞百出的讲解,给孩子的阅读添乱。
        试举几例:
        某少儿出版社出版的《木偶奇遇记》中写道:“我们现在讲的故事发生在遥远的意大利,那是一个离我们这里很远很远的国家。在那个国家居住着一个叫安东的木匠师傅……”看到这些,真是眼镜都要跌下来了。此书笨拙地篡改科洛迪的作品不说,居然加上上述荒唐的一段,这就如同一个中国作家在对着中国读者讲中国故事时说:“我们现在讲的故事发生在遥远的中国,那是一个离我们很远很远的国家……”显然,编译者把自己对别人讲故事的俗套介绍也加了进去,真是无知者无畏!
        无独有偶,某注音版《绿山墙的安妮》也加上了一句“在加拿大的爱德华王子岛上,有一条静谧美丽的街道……”同样是这一本书,居然把“马瑞拉听到林德太太关于领养孤儿的一番负面新闻之后而更加惴惴不安”,改写成了“林德太太的这番话并没有影响到马瑞拉”,造成前后文的矛盾。并且,如果你同时读某书局出版的另一本《绿山墙的安妮》,你会怀疑自己读的是不是同一部作品,连故事发生的地点都不一样了。
        某出版社的《木偶奇遇记》中居然附有“必备知识点模拟测试”,填空题、判断题、问答题总共一百分。如:“匹诺曹帮助农妇捉住了偷鸡的四只______,农夫因此释放了他。”且不说这样的读物是否需要设置知识点测试,既然设计,也要设计得高明一点,起码要有点互动性和延伸性。
        另一套“经典丛书”更过分,每一小节都有“赏析点睛”,每过几个自然段就有所谓“名师”出来解析,每两三章之后就有一份填空和问答题。所说的话,无非是“动作和神态描写相结合,生动地表现出樱桃师傅惊恐的样子”,“仙女的出现,让故事进入一个魔幻的童话世界”(难道之前不是童话?)“仙女的动作如此温柔,体现了对匹诺曹的爱护”(难道你不这样说,读者就会误以为“体现了对匹诺曹的痛恨”吗?)眼看着这位“名师”丝毫不懂童话叙事,丝毫不理解科洛迪写到仙女的深意,还在夸夸其谈,真是替他着急。
        还有更奇葩的。有一套所谓“导读版丛书”如此点评木匠师傅发现木头能说话的那一段:“木匠师傅听见有说话的声音,没有仔细观察是谁在说话。这样是不对的。我们遇到事情要仔细观察,不能回避困难,要迎难而上”;或者“匹诺曹的经历告诉我们,要听父母的话,做个好孩子”。原本美好的童话故事因为点评失去了童话性,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改编经典不能像编教材
        儿童图书出现如此多的问题,首先是编辑理念出了问题。
        “四大名著”之类的图书或许可以改编,因为可以拎出其中的某些故事或者某个人物,就如同戏曲界众多“三国戏”一样,可以用多种方式讲述。但对于图书改编要注意两点:一是文本本身具有可改编性;二是改编的人本身要有创造性,改编的结果是对艺术内涵的转变甚至增加,而不是缩减和歪曲。
        可目前的儿童文学作品改编很多都变了味。儿童文学作品到了出版社全部拼音化,全部低幼化,全部要“青少版”,看似是为了孩子着想,实际上改编者不懂文学教育和美育。因为经过拙劣的改编者之手,被掐掉的往往是细节,是优美的环境描写,是精妙的对话,是人物性格的发展。活灵活现的、具体的、富有个性的、充满感情的文学书写被改为刻板的、抽象的、死气沉沉的概括总结。我们多少美妙的经典,就这样变成了味同嚼蜡甚至是变了味的平庸之作。
        经典阅读与课文教学要区分,最好不要让孩子有“掌握”经典的错误目标,要允许甚至鼓励“不求甚解”。经典的魅力正在于它深海一样的内涵,有不解,有误读,都是阅读中普遍而正常的体验,即便是成人的阅读,不也一样的吗?阅读是一生的事,不必急于求成,更不是读了一本书,就有多么明显的提高。哪怕是作品的微瑕,最好也要保留,孩子有不解,应该是和家长、老师来讨论,而不是给予唯一正确的“解析”。以教辅的思路做“经典丛书”,这样的“经典”孩子们如果爱看,那才怪呢!
    莫让劣币驱逐良币
        写书、编书、译书都是良心活,可一些人为了追逐利益还是置良心于不顾。比如,有的译者从丹麦的《安徒生童话》到美国的《汤姆叔叔的小屋》再到法国的《昆虫记》,都能编译,而且一人承担好多本。对照几个版本会发现,所谓“改编”也好,“编译”也好,都是拿已有的现成译本加以删节修改,不但糊弄读者,也侵犯了原译者的权益,对读者、对译者、对行业,其害之深,一言难尽。其实,上述行为已经不是译者的个体行为,而是好多出版社的共谋,甚至连一些专业的外语出版社和以引进外国文学为专长的出版社竟也如此。为了金钱,本是做良心活的出版社早已把良心抛到了九霄云外。
        目前,文学类图书销售并不乐观,图书市场竞争激烈,很多出版社为了提升图书品质绞尽脑汁,为了培育市场不断加大投入。可如果读者总是被那些成本低廉的“经典”抢走,对行业而言,真是“劣币驱逐良币”。
        面对图书,即便我们说现代人已经不爱读书了,但大家对书依旧抱有一份信任,这是中国人历来对文化、对知识、对文学尊重和敬畏的体现。因此,无论竞争多么激烈,图书人都应秉持一份公心,那样才能对得起国人的那份敬畏和尊重。
        虽然现在我们还无法像检测奶粉那样去检测儿童读物中的“有害物质”,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我们还要承认,读这些粗制滥造的书比不读书总归要好一些,但这样想就可以让人心安吗?这是我们对待孩子、对待文学的可取态度吗?即便做不到“给孩子的,最好的”,起码也要做到“给孩子的,合格的”吧?毕竟,现在已经不是无书可读,而是如何让孩子读到好书的时代。作为出版者,过了质量检查的关,还要过专业精神和自己的良心的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国学理论
国学资源
国学讲坛
观点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国学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