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漫谈 >

优孟智责禁山令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国学网 newdu 参加讨论

    优孟,故楚之乐人也。长八尺,多辩,常以谈笑讽谏。楚庄王之时,有所爱马,衣以文绣,置之华屋之下,席以露床,啗以枣 …
    群臣丧之,欲以棺椁大夫礼葬之。左右争之,以为不可。王下令曰:“有敢以马谏者,罪至死。”优孟闻之,入殿门。仰天大哭。王惊而问其故。优孟曰:“马者王之所爱也,以楚国堂堂之大,何求不得,而以大夫礼葬之,薄,请以人君礼葬之。”王曰:“何…,奉以万户之邑。诸侯闻之,皆知大王贱人而贵马也。”王曰:“寡人之过一至此乎!为之柰何?”优孟曰:“请为大王六畜葬之。以垅灶为椁,铜历为棺,赍以姜枣,荐以木兰,祭以粮稻,衣以火 …
    ——西汉·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六·滑稽列传第六十六》
    春秋时期,楚庄王朝中有个宫廷伶优优孟,十分出名。他之所以能够以布衣身份出宫入室,晋见楚国国君楚庄王,这是于他高超的琴艺分不开的。
    优孟的祖父是楚国宫廷中著名的俳优,也是当时誉满荆楚的古琴演奏家。楚文王迁都郢城时,他由于年高老迈,便辞职回到故乡阜山南麓渔村,与渔子樵夫琴歌互酬,安度晚年。
    优孟年纪很小时,父亲就已亡故。祖父为实现以琴曲教化万民的宏愿,就潜心传艺于优孟。
    优孟苦练琴艺。10之中,他谛听松竹草木之音,分辨飞禽走兽之语,玩味溪流波涛之声,体察天地造化之道。从师于华山,访友于南海,足迹遍历名山大川,行迹出没穷乡僻壤,历尽了人间沧桑,备尝了民间疾苦。遇有渔歌牧唱,猎吟樵咏,均不耻下问,将曲子记录于简片。回村入室,顾不上吃饭睡觉,总是先调弦弄管,反复演习。真是工夫不负有心人,优孟到了弱冠之年,琴艺不仅胜过祖父,而且超凡脱俗,别具一格,冠盖荆楚,名噪九州。于是三教九流,仕子黎庶,慕名来访者络绎不绝。
    优孟在广泛的交友中,结识了不少志士仁人,终日里煮酒豪谈,纵论国家兴亡,品评诸侯功过。对于三年不理朝政的楚庄王,大家感到不可思议,无法理解。为什么英武睿智的一代诸君,即位后,就变成了迷恋声色犬马的昏庸之主呢?难道他真的会甘心让威震四海的楚国衰落吗?于是,故都丹阳的父老,推举优孟进京晋见庄王,面奏百姓的忠谏,希望他幡然悔悟,重振朝纲,中兴楚国。
    优孟肩负重托,携琴进京。谁知他一打听,楚庄王早已出京,围猎龙山。
    优孟只好折身到龙山寻机晋见楚庄王。他来到山口,只听官差阵阵鸣锣通知:王宫传下封山大令!七日之内,龙山一带禁止采石伐木,打猎砍樵,捕鱼采桑!过往行人一律绕道而行!有违令者,严惩不贷!他见条条山道都布置了御林军,就扮成樵夫模样,柴篓中藏着琴弦,偷偷潜入禁区,在密林中踽踽而行。
    突然,前面丛林中群鸟惊飞,几只野兔仓皇逃奔。紧接着传来急骤的马蹄声。优孟隐身于岩石之后,放眼望去,只见为首之人头戴冲天王冠,身穿衮(gǔn古代君王的礼服)龙战袍,英俊潇洒,含威不露。
    “庄王!一定是庄王!”优孟几乎脱口而出。但见庄王弓开如满月,箭发似流星。飞奔在深谷中的一只鹿,早已中箭倒地。
    随后,响起一片欢呼声。
    优孟确认此人是庄王无疑,便飞身下岩,跟踪过去。转过山坳,眼前豁然开朗。好一处幽深的山谷!四面绝壁悬崖,飞瀑流泉,异常壮观。谷中央是一片芳草萋萋的草地。
    但见庄王在草地上,腾挪闪展,剑舞正酣。
    好一个精妙的剑法!优孟惊叹不已。他心想:就凭这路剑法,这派英姿,庄王并非平庸之辈。他看着看着,心头一亮,何不趁此良机,以琴相邀呢?于是,他端坐在一块岩石上,提起了手中的古琴。
    琴声泄出,犹如山泉叩石,珠落玉盘,音调铿锵,音色清奇。
    琴声吸引得楚庄王收剑站立,举目四望,却又不见人影,禁不住心中纳闷:这是哪里来的琴音?莫非是天上传来的神曲仙乐?他一阵惊喜,更加兴奋地舞起了手中的宝剑。随着他的剑法套路,那琴音一时犹如灵猿扑涧,轻捷敏快,一时犹如猛虎下山,气势威壮。随着剑路收紧,琴音便由清奇幽长转向雄浑激越,终至如金石迸裂,千军进发。整个琴曲和整个箭发契合如一。
    楚庄王听罢,禁不住心潮澎湃。他定了定神,插剑入鞘,整整王冠,迈开虎步,朝着琴声传出的石岩走去。
    一曲舒缓的琴音如袅袅山风飘出。
    楚庄王循声来到山坳,抬头一看,只见岩石虬(qiú)松树下,一位面目清秀的少年樵夫,席地端坐,置琴于膝,悠然操琴。
    庄王不忍打断琴趣,一直等到琴曲终了,才喊道:“这一樵夫,为何擅入围猎禁地,你就不怕庄王的封山大令么?”
    优孟弃琴起身,拱手为礼道:“小民以为,此令决非庄王所颁!”
    “何以见得?”
    “以庄王之贤,岂肯只顾自己游乐开心而置黎民之疾苦于不顾!”
    庄王听了此言,心头一热,如遇知音。然一转念,故作恼怒道“大胆樵夫!此令正是孤王所颁!难道你竟不怕斧钺之诛吗?”
    优孟泰然自若地道:“臣当忠君,民当爱国。小民深信大王乃仁德之君,绝非暴戾之主。所以敢负故都丹阳民众之望,冒违令之嫌,潜入禁地,以琴相邀,当众转达民众之意,使大王知民心,晓民意,投袂而起,重振朝纲,中兴社稷。能如此,则小民因违令而饮恨黄泉也无遗憾!”
    “你是何人?”楚庄王见这一樵夫举止言谈不凡,琴艺十分惊人,急切问道。
    “小民优孟,乃故都丹阳宫中俳优的后人。适才见大王寄情于剑,顿见肝胆,故特以琴相邀,以期晋见,亦不负百姓之托,万民之望。”
    楚庄王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哦,想必卿之祖父是先朝首席乐师吧!”
    “正是。”优孟接着道:“小民听祖父常说古代圣帝,功成之后,首先作乐;乐成下,以祀上帝,以致嘉祥。如今大王蓄精养锐三年,肯定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何不先作乐呢!”
    楚庄王笑道:“适才琴剑合契,已觅知音,还是你了解我的心思。不过要作乐,必须先要有精于乐理的人,我即位以来,苦苦寻觅,未得其人。竟想不到龙山围猎遇到胜任之人。卿速随我回京,制乐以振朝纲扬国威。”
    这样,优孟便留在楚国王宫内担任首席乐师,伴随在楚庄王左右。由于他满腹经纶,演技也很高,深得楚庄王的赏识。
    楚庄王有一匹心爱的马,平时养在漂亮的马厩里,披着锦缎绣衣,吃着上等饲料。后来,这匹马死了。楚庄王竟然要按大夫的礼遇为它安葬,并要大臣为它守丧哭灵。大臣们纷纷劝阻,楚庄王竟然勃然大怒。这下子,谁也不敢劝谏。
    优孟听说楚庄王一意孤行,心生一计。他披头散发,奔入宫中,在死马前面拨弄琴弦,托寄哀思。那琴音悲凉凄绝,如泣如诉。
    楚庄王闻讯赶来,听到这哀伤的琴曲,潸然垂泪。
    优孟随之放声大哭起来。
    楚庄王见优孟这样子,就惊奇地问是怎么回事?
    优孟道:“这匹马是大王的心爱之物,我见大王悲痛,作臣子的当然更伤心。想我楚国是个堂堂大国,办事要够气派。这匹马只按大夫的礼遇安葬,太不够了,我请求用国君的礼遇安葬它!”
    楚庄王愣了一下,问:“那……该怎么弄?”
    优孟道:“请大王准备宝玉纹饰的棺椁,用上等的木料围穴,派士兵挖墓运土,再封给这匹马万户的食邑,并让它在太庙里受祭祀。这样,就可以让天下人都知道,我楚国的国君轻视国人,重看畜生!”
    优孟一席话,说得楚庄王面红耳赤。他感慨地说:“若不是卿弦外之音提醒本王,我真要犯下大罪过了。请问该怎么来处置这匹马呢?”
    优孟见楚庄王已经悔悟,便说道:“请大王按六畜的礼遇处置它:用灶作椁,用锅作棺,加上作料升火祭祀,然后把它‘安葬’在大家的肚子里。我再弹出哀乐,那宝马岂不荣耀!”
    楚庄王于是收回原来的命令,马上吩咐手下人把马烹煮了,召来大臣们分食,以示悔过。
    大臣们吃着鲜美的马肉,聆听着琴声,大家从心底里称赞优孟的诙谐和机智。
    文章来源:转载《中国琴坛故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国学理论
资源
讲坛
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