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治学心语 >
  • [治学心语] 剧坛的创新者 文学的守护人——追忆戏剧家童道明先生 2019-07-02

    2019年6月27日8点30分,恩师童道明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噩耗让我陷入巨大的震惊和深深的悲伤!从1984年师从童先生学习俄罗斯戏剧文学,我们的师生缘延续了整整35年。能成为童先生的...

  • [治学心语] 意大利斐墨书法学会主席泥可剌·毕巧利——“中国文化着实博大精深” 2019-07-01

    铺开宣纸,研墨挥毫。灯光下,一位精神矍铄的意大利老人气定神闲,笔走龙蛇。在一处墨香扑鼻、中式布置的艺术工作室里,我见到了72岁的意大利斐墨书法学会主席泥可剌·毕巧利。...

  • [治学心语] 民国报人冯柳堂与《红楼梦》 2019-06-28

    《红楼梦》既是文史研究的对象,也是其他研究领域的重要史料来源,研究者各恃其法,从语言学、民俗学、宗教学、经济学、病理学等角度进入文本,得出论断。著名报人冯柳堂也是...

  • [治学心语] 温儒敏:周先慎教授二三事 2019-06-28

    周先慎老师离开我们一年了,我不时会想起他,那熟悉的面影,熟悉的话音。仿佛他并没有离去,有时还会回来系里,还会在校医院碰到他拿药,我们总会说上许多话。 我和周老师不是...

  • [治学心语] 贝聿铭:现代美的不倦开掘者 2019-06-28

    作为一名建筑爱好者,近年来一直默默祈祷着:在现代建筑领域为华人争得耀眼光彩的贝聿铭先生能够度过百岁大关。而当他顺利跨过这一大关之后,我又紧张地祈祷着:那个任何人也...

  • [治学心语] 做着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做的事,无怨无悔——追记徐中玉先生 2019-06-28

      6月25日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上海这座城市少了几分繁华拥挤,街道潮湿行人匆忙。凌晨3点35分,文学界泰斗、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终身教授徐中玉安详地走完了他坎坷却闪耀的一...

  • [治学心语] 迟小秋:尽我之力继千秋 2019-06-27

    2014年7月,为纪念程砚秋诞辰110周年,迟小秋在长安大戏院举办了10出戏的个人专场,轰动一时。 虽然这10出戏上座率极高,但仍满足不了广大观众的渴求。于是,在第10场演完结束后,...

  • [治学心语] 起个“颠扑不破的诨名”不容易——鲁迅与绰号 2019-06-27

    鲁迅与绰号,这是个有意思也有意义的话题。 绰号,也叫诨名、混号、外号,也是一种人名,是一种别名。从民俗学上说,它是一种民俗事象;从文学上说,它可归入俗文学创作。绰号...

  • [治学心语] 李新伟:初心未改,乐在其中 2019-06-26

    5月底的北京,天气还不算太热,阳光也没有那么酷辣,一派盎然生机。来不及欣赏初夏风光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匆匆背上行囊,远赴位于中美洲地区的科潘,这...

  • [治学心语] 一封新发现的汪曾祺佚简 2019-06-25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版《汪曾祺全集》书信卷,收入293封书信(含残简),约15万字。比之1998年北师大版“全集”,增加了230多封。从2008年2月起,我以一己爱好,开始有意识地通过各...

  • [治学心语] 纽约有个张宗子 2019-06-25

    我关注张宗子很久了。他的读书随笔写得很好,又与被黄裳称为“绝代散文家”的晚明张宗子同名,不知是不是巧合。最早读他的随笔集《书时光》《垂钓于时间之河》,十分畅快,甚...

  • [治学心语] 学人的摇篮——忆陈翔鹤先生教育我的二三事 2019-06-21

    编者按 陈翔鹤先生(1901—1969)是现代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曾在复旦大学和北京大学研究生班学习,是“浅草社”和“沉钟社”等文学社团的重要发起人,曾长期在山东、吉林、河北等...

  • [治学心语] 光明访名家·蒋子龙:“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说” 2019-06-21

    和记者见面这天,蒋子龙格外繁忙。有一场谈读书的沙龙等着他,紧接着是一场面对大学生的讲座,主题是“文化”。尽管如此,他还是很热情地接待了记者:“我订了一份光明日报,...

  • [治学心语] 苏轼作文满分为何没有中状元 2019-06-21

    高考作文备受人们关注,获满分的考生往往被人们追捧,文章也在网络上、朋友圈中广为传播,考生也有机会被一些名校破格录取。而北宋时的苏轼参加科举考试时,作文得了满分却没...

  • [治学心语] 为谁风露立中宵?——钱锺书清华读书时期的情诗 2019-06-21

    读民国旧刊《国风》,看到钱锺书在清华读书时写给杨绛的情诗,深情绵邈,其中竟有“答报情痴无别物,辛酸一把泪千行”的哀婉凄艳。如此煎心衔泪之句打破了包括笔者在内的大多...

  • [治学心语] 走近文艺家·李云鹤:匠心躬耕在沙漠 2019-06-19

    以心为笔,以血为墨,六十二载潜心修复,八十六岁耕耘不歇。被誉为“壁画医生”的他,六十多年中,修复的壁画达4000余平方米,并开拓出“空间平移”“整体揭取”“挂壁画”等众...

  • [治学心语] 现代作家笔下的端午节 2019-06-17

    郭沫若在《蒲剑·龙船·鲤帜》中谈及端午节的来历,“端午节相传是纪念屈原的日子,据说屈原是在这一天跳进汨罗江自杀了,后人哀悼他,便普遍地举行种种的仪式来对他作纪念。这...

  • [治学心语] 光明访名家·刘庆柱:为历史寻找物化载体 2019-06-17

    2019年初,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90卷本、总计1500多万字的《汉长安城未央宫骨签》由中华书局正式出版。完成了这部写作时间跨越30个年头的大部头著作,刘庆柱、李毓芳这两位...

  • [治学心语] “老虎亦有打盹时”:从何炳棣的故事说起 2019-06-17

    1966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的何炳棣,虽然不常在“中研院”工作,但他作为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人社中心)通讯研究员,每每在两年一度的院士会议前夕,会先到人社...

  • [治学心语] 大家·吕叔湘:语言研究中的破与立 2019-06-17

    家国情怀 吕叔湘先生生于1904年,故于1998年,可以说是一位世纪老人。 20世纪中国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就是现代汉语的创立和定型,吕叔湘正是这一事业中最重要的一位实践者...

栏目列表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国学理论
国学资源
国学讲坛
观点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国学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