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国学 > 国学教材 >

《木兰诗》解读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网络 佚名 参加讨论

    教到我喜爱的《木兰诗》了,记不清这是第几回执教这篇经典课文了。每教一遍,总觉得“温故而知新”。把我自己对这首诗的另类解读写在这儿,我知道很多说法连自圆其说也做不到,遑论正确了。贻笑大方也是一种勇气嘛。窃以为这篇诗歌应该放到高中去,初中的孩子们实在不能体察其妙处之十一啊。但是,我还是要尽力地教吧!
    ——写在前面
    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男人不可能成为女人,女人不可能成为男人。哪怕你女扮男装也终究掩饰不了女人的天性。
    《木兰诗》就是要告诉我们这个道理。基于此,全诗处处在暗示我们:木兰永远是个可爱的女孩儿。
    开头就是女人的形象:“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男耕女织是农耕时代典型的性别角色分工。所以,木兰是一个勤劳的女孩,她在织布。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种写作技巧早在一千多年前北朝就被《木兰诗》掌握了。
    妙的是下面的句子:“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按常理,妙龄少女在那里叹息,应该是思春了吧?所以诗歌要问“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这个问顺乎常情。这就为下面的事出突兀作了铺垫——原来是“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自然地交代出木兰的家庭情况,同时又为后文的“阿姊闻妹来,阿弟闻姊来”做了交代。问题来了:既然木兰有姐姐,有弟弟,从性别讲,应该是弟弟代父出征才合理啊,为什么弟弟不去?道理很简单:弟弟还小。那为什么姐姐不去呢?可见女人出征这件事是很有难度的,既不合规矩(古代打仗是男人的专利),又需要足够的勇气。可见木兰这个妙龄女子勇气过人,孝道天地可鉴。
    紧接着来了四句:“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有人说这是废话,去市场买战场用具就罢了,还要“东西南北”,这么复杂干吗。其实这是民歌常用的铺排手法,源头要追溯至诗经,看“国风”里每一首几乎都有这样的铺排。近代民歌还保留了这个特色,如《十送红军》里“一送”、“二送”、“三送”……罗嗦不?《木兰诗》后面还有类似的铺排,在此不赘述。这样的铺排到底有没有作用呢?我个人认为还是很有作用的,至少它表达了一种心情。“东市买”、“西市买”、“南市买”、“北市买”——兴奋、忙碌之状可感,并无紧张焦虑,可见木兰是一个天性大胆的女孩子!同时也说明木兰是一个心思绵密的女孩,她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嘛。对此我还产生了疑问:谁有见过打仗还要自己准备战争用品的?这是国家的任务啊。我由此推知木兰去打仗是出于无奈,但是也有无奈中的积极!这说明她深明爱国大义。北朝时期,北方游牧民族间战争频仍,人民往往把保家卫国的战争视为当然。总而言之,这个“东西南北”的准备也凸现了木兰的女孩形象。换个男人,恐怕不会这样细致吧?
    到了我最喜爱的诗句了:“旦辞爷娘去,暮至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但辞黄河去,暮宿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我十分佩服这首民歌的作者,他选材非常有特点——后文写十年战争只有寥寥数语,大量的篇幅都在写战前战后,不能不说别具匠心。黄河边、黑山头,是木兰这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娇娇少女露宿的地方,这样的地点选得好。荒郊野外,女孩子,夜宿,你能把这些场景想象出来吗?你就想象吧,想象这个本应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女孩子,是如何度过这些远赴战场的不眠之夜的。作者还渲染了木兰的心理:“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多么真切细腻的女孩子心理!读者不禁要问:这样一个娇弱的女孩,能上残酷的战场杀敌?男女有别,“战争,让女人走开!”——你会不会也发出这样呼喊?那两个拟声叠音词“鸣溅溅、鸣啾啾”认为简直是神来之笔:黄河的流水声、远处战马的嘶鸣声,在寂静的夜空中久久回响,响在这个娇娇少女的耳际……以精心选择的这两种声音来烘托心情,其精妙之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接着就是“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析,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语言之典雅,对仗之精准,是历来学者怀疑此诗经过专业文人加工的证据。总之,残酷的战争场面,只通过“朔气传金析,寒光照铁衣”的非杀戮场面来表现——作者还是照顾了女孩子的心理——既然是娇柔的女孩子,完全不必用血淋淋的画面来刻画吧?但是,“朔气传金析,寒光照铁衣”还是可以让我们可以尽情地感知战场的残酷程度。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读到这儿,我不知该用什么词语来赞美这个可爱的女孩了。“视钱财如粪土,视功名如浮云”——这个评价太俗气了。我只想请大家注意这句中的一个“儿”字。没有用“我”,用了个“儿”!在经过了十年的残酷战争的磨砺之后,在至高无上的皇帝面前,木兰还是一个调皮可爱的女孩子本色!当然,此时的皇帝还不知道面前的这位战功赫赫的将军居然是个女孩,同在朝堂的将相们也不知道这个威风凛凛的同僚是个女孩,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是何人的木兰在心里窃笑……在仁慈而威严的皇上面前,木兰娇嗔地说:“皇上,您给的这些我不需要,只愿您赏儿一匹快马,儿希望回到朝夕盼望的爷娘身边。”说完,也许木兰还在那儿掩口窃笑呢。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这个铺排,把家人得知他们离家十载终建奇功亲人即将返家的喜气渲染到了极致!在亲人的眼里,木兰还是那个娇滴滴的女儿,那个调皮爱美的妹妹,那个懂事明理的姐姐……这个铺排显示出和平富足的生活场面,其实也从侧面暗示了木兰这些英雄们保家卫国的成果。
    最精彩的句子出来了:“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出门看伙伴,伙伴皆惊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注意,此时的称呼改成“我”了。叙事角色变了,作者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变成木兰了!用“我”来刻画心理活动,当然是最恰当的选择。不惜泼墨如水,作者要我们跟他一起感知的,是木兰终还女儿身份的兴奋、喜悦、激动……《木兰诗》从头至尾要强调的,就是木兰是个女孩子,尽管男人的世界很诱惑,男人的身份可以让她获得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花木兰还是渴望做一个女孩子!她永远是个女孩子!是个娇美的女孩儿,是个孝顺的女孩儿,是个朴实的女孩儿,是个聪明的女孩儿……男女终有别,女人就是女人,可以比男人美丽,比男人勇敢,比男人有责任感!木兰,是永远的女孩……你不必再装了,你终于可以告诉所有的人:女孩,也可以做男人们做的事情,甚至做的比男人们好!
    所以,自从有了花木兰这个女人中的女人,女人们就不必再为自己的娇弱自卑了,男人们也不必再为自己的雄健自傲了,大家还是各自做自己的男人和女人吧,该干嘛干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国学理论
国学资源
国学讲坛
观点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国学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