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漫谈 >

落雪时节:小雪初晴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国学网 张华北 参加讨论

    雪,是冬独有的风情。
    银花漫天,散落人间。在北方,一场大雪宣示着冬天的正式开始,在人们心中远比降温和节气更为权威;在南方,雪则是上天少有的馈赠,是冬季难得的狂欢。
    今年的冬天有些调皮,北方的低温不断刷新着纪录,南方却面临着少见的高温和冬汛。今天“文眼聚焦”特选两篇带着冰雪气息的佳作,希望能把这份初雪的清新与喜悦分享给更多的人。
    ——编者按
    晨起,雨便格外细密,如牛毛般纤细和柔长,直至午后方歇。谁知子夜游丝般的雨又起,很快变成细小雪花,缠绵地敲打在农家窗棂上、门框两旁褪色的春联上、院落里丛丛半枯的菊花上。次日晨,撒落的雪花已无处可寻,吝啬地不留痕迹。村庄轮廓在薄雾里模糊着,如久久不愿揭开的面纱。
    古人称小雪时节“虹藏不见”“天气上升地气下降”“闭塞而成冬”,此时该是下雪的季节。老人盘腿在炕上小饭桌后端起老伴递来的粥碗,热气如雾悠然腾起,粒粒小米在碗中凝成金黄。“先前早就下大雪啦。”他感叹着连年舒适的暖冬。“嗯。”老伴赞同着,院里几声狗吠也像是回应。老人们更愿意上天按时令飘下瑞雪,来年又是丰年。
    雨雪后长天放晴,洼里另一番景象,芦花放尽,虽已无不久前芦絮飞扬的壮美,但深褐的穗头簇拥着、摇动着,吟诵起天地间绵长的诗行。“小雪已晴芦叶暗,长波乍急鹤声嘶。”登高望去,苇荡一片片褐黄、暗灰、淡灰,镶嵌成无边的大野,深深浅浅、影影绰绰。洼边婉曲的河苇宁静如玉带、璧盘。时有雁群骤起、凫鸭急落,天鹅疏影、孤鹤横飞,伴着洼淀深处或豪放或嘶哑的鸣叫,自然中的生灵不忍让大洼沉寂在初冬的萧瑟里。
    未及耕耙的农田里,残留的玉米枯秆、豆菽残茎旁,过晚萌生的苣荬菜、青蒿、荠菜、羊树苗,在寒气里露出绿的生机,全然不知寒冬肃杀将临。村边台地一片青麻叶白菜地上,有老汉抡起菜刀在砍,这是农家最晚的田间收获。老人刚从南方旅游回来,周边的菜地一周前已收尽。菜根发出断裂时痛苦的脆响,凝着亮彩的老叶被大手撕剥随意抛撒在畦埂。大锨有力切进小畦的潮土,攥住满把绿缨一用力,杏黄油亮的胡萝卜便由土中跃出,松软的黄土簌簌抖落。当拖拉机的后厢被装得满满时,隆隆的机声便由菜地下坡到泥泞的土路,再到院落中,伴着的是姑娘、孩童一路的欢声笑语。
    凌晨的寒气终于无情地驱走了大洼里残留的暖意,一夜间水泊笑纹般的涟漪消失殆尽。水面在晨光里闪着晶亮,漂浮的苇叶凝固成雕刻的画面。最后一群野鸭从尚未冻结的湖心起飞,几片轻盈的羽毛飘荡着落进苇丛。
    回忆里,也是一个大洼结冰的夜晚,田间凝冰的土路被缓缓驶来的皮卡车碾破,晴朗夜空上寒星闪烁,一弯下弦月低挂在西方天际。车厢上站立着洼里汉子,一手抓车栏杆,一手握改装的汽车灯,贼亮的灯光直射向空旷的麦田、耕翻的白地、荒芜的坟场。前方两个溜圆的光点与灯光对峙了两秒,倏地灭掉隐进草丛。“黄鼬!”开车人说,语调明显带着兴奋。一只挪动的草兔在白地上暴露了身影,持灯人低沉一声喝,两条细狗从车厢里一跃而下,吠声急切,向灯光所指处疾驰。肥硕的兔慌乱中跑出了之字形,顷刻间二犬一左一右横追堵截。那只兔在长满芦苇的深沟边被扑倒时,一闪念的后悔就被切进喉咙的狗牙阻断。细狗叼起草兔跑回车边,以猎物献媚主人。那些年的初冬,也是洼里人逐兔的季节,向大洼的索取由植物到野生动物,乐此不疲。十年前,洼里人终于把追逐野兔的兴奋场景埋进了记忆里。到如今,只能于雪夜里叹一口气,在大洼的空气里升腾起一道白色的叹息。
    幸而,还能见到几只岩鸽飞落苇塘边的槐枝,颈上一圈银亮的珍珠装饰令它们左顾右盼地炫耀。两只小白鹭拖起长腿飞过时,侧视的眼光似乎真的有几分羡慕。天色暗下来,雾气升腾,灰暗的天空又在孕育着千千万万纷纷扬扬的雪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国学理论
资源
讲坛
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