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续文统浴古风——旧体诗词创作点滴心得_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漫谈 >

承续文统浴古风——旧体诗词创作点滴心得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国学网 邸永君 参加讨论

    
    杜甫(局部) 戴培仁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论语·雍也》
        诗者,文学桂冠之顶上明珠也;而词乃诗余,二者相依互补,各有千秋;一花两朵,殊难分离。吾一向认为,诗词乃文章之凝练与升华,至臻至妙,至精至美,最能体现作者之才情与悟性。翰林院素有词林之誉,翰林亦称“词臣”,诸先贤因馆课所必修,故得以雄踞诗坛,各领风骚。高手云集,杰作多有;读之品之,韵味无穷。本人则感之悟之,渐思效法;踉跄学步,艰辛备尝。
        诗词乃韵文,不押韵,则断难称之为诗词也;诗词又须有格律,不依律,亦不可名之曰诗词也。而因白话文占据文体主流,白话诗亦大行其道,然至今仍无定法,良莠不齐。大多杂乱无章,寡淡乏味,令人不忍卒读,竟妄名之曰“诗”,实则亵渎诗之美名。
        当今诗坛,仍处于群龙无首、纷争割据之“战国时代”;究其乱因,无章可循,无律可依之故也。章法与格律,则需诗坛同人倾心探求、创制并不断补充、完善,方有所成。此任甚重,属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而本人原本最喜古诗词,误打误撞进入史学领域后,作诗填词,仅属雅趣而已,意在自得其乐,以诗会友耳。
        我中华乃诗词渊薮,名家众彩纷呈,杰作不可胜计。而将完善之程式、丰厚之遗产尽弃不顾,另辟他途,吾期期以为不可。盖应顾及语言、文体之延续性,珍视古诗词之成法、名句等宝贵财富,适当修润,承而用之,方为务实明智之策、事半功倍之举。
        按上述思路,十几年来,吾陆续学作旧体诗词若干。其用大致可分为每逢年节,遥寄诸友;偶有灵感,抒发感悟;著述出版,以作结语;或兼而有之。类型有三:曰集句而成,曰改句而用,曰独立创作。现举数例,以祈正之:
        集唐诗宋词名句咏中秋
        白日依山尽,孤云独去闲;万象为宾客,千里共婵娟。
        此五言绝句,乃集句诗。癸巳年(2013)中秋佳节,吾偶发灵感,集唐诗、宋词各二句,此诗乃成。集句成诗,乃古人常用之法,然集出上乘之作,则大不易。此诗首句取自王之涣《登鹳雀楼》,次句取自李太白《独坐敬亭山》;三句取自张孝祥《念奴娇》,末句取自苏东坡《水调歌头》。尽管皆耳熟能详之句,然经重组,则别有洞天。不仅合于时序、物象,而景色、境界俱佳;且三、四句亦属对仗。全诗浑然一体,天衣无缝。寄予诸友,颇得好评。吾忘年之交、书法名家杨骥川先生认为,此集句诗“得唐宋法,与古人齐”。欣然以隶书录之回赠。每每提及,辄赞不绝口。
        岁末抒怀
        海阔龙蛇动,天高日月新;星河一夜转,尘世两年人。
        落笔惊风雨,诗成泣鬼神;闻鸡当起舞,鉴古可知今。
        此五言律诗,乃2014年岁末之作,以寄诸友。颔联(第二联)乃诗眼,自鸣得意;颈联(第三联)借用杜甫《寄李太白二十韵》中句,因思自作新词,则断无此等气魄与精妙也。复得骥川先生首肯,以行书录之回赠。
        《虞美人·除夕杂感》
        年终莫叹芳菲了,尚有腊梅好;凌寒独秀旧城东,何惧朝来霜雪晚来风。
        无寐披衣栏杆倚,爆竹声声起;一年一岁花儿红,怎奈岁岁年年人不同。
        此《虞美人》词,乃甲午除夕所填,以寄诸友。其中,有两句分取李后主词句、刘希夷诗句以改之,效果尚可。颇得骥川先生好评,以隶书录之回赠。
        《永君说生肖》封底诗
        策马驱蛇十二春,龙藏虎隐杳无痕;鸡声难醒慵猴梦,鼠语安得慧兔心。
        犬彘匆匆奔有路,牛羊惴惴遁乏门;一轮撰罢当封笔,续谱新篇待后人。
        此七言律诗乃原创,刊于拙著《永君说生肖》封底。将十二生肖镶嵌其中,并说明成书原委,借以抒怀。并恭请骥川先生以颜楷录之,以壮行色。除上述四首之外,尚有习作数十篇,水准参差不齐,恕不一一。
        依吾浅见,尽管时过境迁,然旧体诗词仍具强大生命力,其根植于厚重的文化积淀,拥有只有一字一音之中文才有资格独享之结构、音律特色,集形式、意境、节奏、才思、气韵等诸多大美于一身,精巧凝练,朗朗上口,浸入骨髓,深入人心。新体诗则万难与之争锋,颇似摒金钟玉罄不用,而敲击瓦釜泥罐,却妄求徽音雅乐者也。另一方面,欲长生久视,须与时偕行。毕竟时代发展,语境变化,诗体不可一成不变。吾认为,不变者,应为结构、格律与韵味,但要求应适度放宽。押韵可突破原有韵书之成规,改用明清时期形成于戏词撰写领域之“十三辙”;读音应以当今普通话标音为基准,不再受制于古音;平仄当接受“平分阴阳、入派三声”之现实,以一二声为平,三四声为仄。
        进入史学领域,本当与属于文学之诗词相揖而别,幸而从事翰林研究,方得以不时试笔,以圆故梦。因属业余爱好,必然肤浅粗糙,恳请大雅君子不吝赐教。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国学理论
资源
讲坛
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