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国学 > 青少年国学 >

李商隐:更持红烛赏残花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语文报大学版2009年第12期 佚名 参加讨论

    李商隐(813~858),字义山,号玉溪生,又号樊南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晚唐著名诗人之一,与杜牧齐名,世称“小李杜”。其诗多怀才不遇的伤感之作;爱情诗独具风格,广为后人传颂。在诗中,他广纳前人所长,善用比兴,色彩瑰丽,体现了缜密婉丽、旨趣深微的艺术风格。
    人们常在盛唐的诗歌中流连忘返,怀想这个世界曾经有过的辉煌,曾经有过的奔放与自由。那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壮丽的一章。
    繁花落尽,一派萧索,茫然四顾,没了主张。精神上的失落,与社会的整体衰落成正比。中唐之后,诗歌再无盛唐之流畅洒脱,没有了滚滚而来,没有了浩荡而去。自盛唐之后,是否再无诗歌之美,艺术之魂了呢?
    盛唐,诗人总是直抒胸臆,无论各自景况如何不堪,也都是心志坚强,神态自若。中唐之后,犹到晚唐,更多的诗人则是俯首低视,近距离地审视自身,拉近自己和外界的距离。人性的回归在这种低调的色彩中有了新生,一些属于自我的文学美开始被发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这样辞藻华丽、音韵悠扬的词句若从李白杜甫口中,断然是脱落不出来的,隐晦艰涩不是盛唐之风,而在晚唐就有了和谐之美,与社会整体的调子达到了统一。亮丽的流彩逐渐归于平和、柔美、含蓄,视野变小了,心灵的空间更大了,客观事物的陈述往往被虚化,性灵凸显出来了。即便有长剑当歌,起舞弄影,也是孤单和清寡的,是一种不胜寒风的苍凉与落魄,凄婉与愁怨在字里行间渗透,在情绪的渲染中扩散。
    把这种低冷色调的美发展成熟并到极致的,当推晚唐诗人李商隐。盛唐的铺陈与挥霍,饱满与激昂在晚唐之后已鲜见踪迹,从阳刚到阴柔,诗人的审美情趣也逐渐回归到了一种自然状态,“身无彩霞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完全由心象所构筑的形象,看似匪夷所思,实则相当精妙地把内心情感表露出来,达到与读者内心强烈共鸣的艺术效果。这些用内心幻象寄于客观事物的艺术表达,把中国文字的意境美推向了高峰,文字更有了多角度展现客观与主观之间相互替换、相互映衬的表达手法,在心象与外物之间构筑了一道互通的桥梁。人的内心情感和体验用朦胧凄艳的语言表达出雾里看花般更为悠远的情境。“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李商隐的诗歌如含泪的美女,哀而不伤,艳而不靡。在缠绵与清幽中让人顾盼回首,低眉浅语,有万般风情万种情思,你可以任由心象在诗句中幻化飞舞,在内心情感的跌宕中起伏无定。
    李商隐的诗歌在阴柔之美中不乏病态,但是这些丝毫不减损其诗歌的温润而成熟,绚目而沉郁,回味绵长,意象万千。“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若断若续中,把人引向遐想,引向对自身世界的感悟。他的诗歌无须去读懂,而是体会,是真正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有在他所营造的情境中感悟自身世界,回味诗人所要表达的情绪与心象,才能在似懂非懂之间感受到诗歌独特的艺术魅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国学理论
国学资源
国学讲坛
观点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国学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