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道学 > 道学入门 >

是众生沉醉,还是我不复醒?一代酒仙的迷狂和玄语

http://www.newdu.com 2018-12-07 腾讯道学 武当玄拙 参加讨论

    文/武当玄拙
    道教文化自老庄始显化于世,其在后世出现的第一个高峰乃为魏晋玄学。是时,整个社会盛行谈玄,一些名士常常恣意精神、放浪形骸。
    
    竹林七贤(资料图)
    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举世皆知的竹林七贤,七贤中又有一人以饮酒而名闻天下,此人便是“刘伶”。
    刘伶因嗜酒不羁而被称为“醉侯”。史书记载,刘伶是一个身高尚不到六尺且相貌丑陋的人,但他却从没有因为自己的长相而羞赧,正相反,在他看来自己的一醉方休才是真性情的表达。
    世人都在强行让自己表现出一种迎合于世俗的理智,这其实是人间大伪。如果把人生全都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那才是真正的不值得。
    刘伶的这种观点,与老庄之学一脉相承。老子曾曰:“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在老子的道论中认为,人们之所以执着于忠孝仁义等事,是因为世道中已经丧失了大道本真。
    
    嗜酒的刘伶(资料图)
    若仅仅执着于表面上的亲和友善,内心中却又各具鬼胎,这样的人间祥和也只不过是一场盛大的伪装。丢失了本真,却去求智慧与机巧,要去与众人随波逐流,这恰恰是刘伶所不能够接受的。
    追求自由逍遥,倡导无为而治,这是老庄思想的核心,刘伶则是这一思想的承继者。他曾在王戎幕府下任参军,与他同辈的人们都因为政绩考核优秀而得到了升迁,惟独他因为无所作为而罢了官。
    泰始二年,朝廷再一次征召刘伶前去为官。刘伶为了避免自己被选中,竟在特使快到村口时自己先喝得酩酊大醉,然后脱光了所有的衣衫向着村外奔去。
    特使远远看到刘伶如此不成体统的模样,只觉得他不过是一个喝酒出名的酒疯子罢了,哪里又懂得为官之道呢!于是,特使调转回头而去,刘伶从此一生也不再出仕为官。
    刘伶的痴狂不只是针对当朝政治而言,世间所有的人伦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一场虚妄。他经常带一壶酒、乘鹿车而远游,每当此时皆有一人扛着铁锹跟随其后,刘伶每谓之曰:“死便埋我。”
    意思是说,假如我喝醉死掉了,在哪里死,你就在哪里把我埋了。刘伶之话最终也成真。据《峄县志》记载,他曾到鲁南一带游历,因酣醉而死,死后便葬在今峄城东北刘耀村。
    
    刘伶墓亭(资料图)
    刘伶不曾想到,他随口说出的这一句话竟然被当朝高官名士竞相传诵,并以此作为风雅的标签。所不同的是,刘伶之言表达的是自己对生死的豁达态度,不会因时、因地而执着于形神的长存。
    生不过是肉体与精神的短暂,死也不过是与万物合一的过程,于是又何必计较是否厚葬、是否归宗等一切外在呢?所以当妻子劝他饮酒伤身时,刘伶直言以酒为命。这份狂言背后,理应引起世人更多的深思。
    庄子在《齐物论》一文中提到,世人所执着的“我”不过是假我,人生所追求和拥有的,应该是真实的自我,他称之为“真君”“真宰”,即摒除了各种偏见和成见而达到的“丧我”的精神境界,亦即“道”的境界。
    自古以来人们皆求长生,可长生于世又是为了什么?若如同始皇汉武一般只为放纵个人的欲望,那么长生与短生在本质上亦没有区别。
    
    嗜酒如命(资料图)
    况且与天地长久相比,人这一生所贪恋的事物也不过沧海一粟。你所执着的,终将逝去,而你自身也必定要归于虚无,既如此,又何必对生之荣华、死之尊贵念念不忘呢?世人醉酒只不过是在沉迷声色犬马,刘伶却从中饮出了天地大道的味道。
    若站在至道的高度去回看世间众生,正如鹏鸟在九天之上“其视下也”,则会发现世间人追名逐利的生活只不过是一场自以为是的笑话。刘伶的精神境界,早已经超越了世俗所能理解的范畴。
    他醉酒时,常常脱光衣裤站在屋中。人们讥笑他不知羞耻,他却反问对方:天地是我的房子,这房子只不过是我的裤子,你们又为什么跑到了我的裤子中呢?这一问,立显悟道之人与痴迷之人的高下对比。
    面对如刘伶一般的疯癫,世人常不能理解其所作所为。比之稍晚的陶渊明也曾有过辞官不做的经历,相比之下陶渊明表达感情的方式更加直接,他直言“不为五斗米折腰”,意在看不上当朝政治的昏暗,而要去求得心中的悠然南山。
    
    采菊东篱下(资料图)
    陶渊明亦好饮酒,其从酒中悟出的真意正是属于修道人的隐世逍遥。再后来,苏子与客泛舟湖中,欢饮达旦后看到了“造物者之无尽藏”。一切有与无、好与坏、善与恶,在饮者的世界中终将变成氤氲。
    他们并非是在用酒精麻醉自己,只因无法在举世沉醉的人间去做一个清醒者,所以才会佯狂而做了异类。“天子呼来不上船”,这是一份复归于天地自然之后才能理解的豪情。
    易中天曾这样评价刘伶之醉:也许,刘伶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无论一生一世如何度过,最后终归于死。那又何妨走到哪里算哪里,死到哪儿埋哪儿?同样,人生既然并无意义,那又何妨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悟道(资料图)
    后世人在评述以刘伶为代表的竹林七贤时,往往称其有志不能伸,所以才用张狂的姿态来表达心中的愤懑。这与时人去看刘伶喝醉后的种种丑态的世俗之念并无二致。可在这茫茫世间,谁醉了酒、谁才是清醒呢?
    若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也永远无法唤醒自以为清醒的沉醉者。悟道,往往最忌自以为得道。若止步于现有,恐怕失去的将是瀚无边际的真无与恒久。道在玄中,你以为你懂了,这恰是无知的开始。
    (编辑:见石)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武当玄拙。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国学理论
国学资源
国学讲坛
观点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国学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