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国学 > 青少年国学 >

诗词背后故事:南宋军妓与理学家朱熹的斗争

http://www.newdu.com 2017-11-23 广州日报 佚名 参加讨论

    卜算子                             南宋/严蕊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这是一首词,却又是一篇具有法律意义的申诉。申诉人严蕊,南宋军妓,她在风尘里混得很好, “色艺冠一时”,所谓色艺双馨,是一线明星。不过,在风尘里混得好,不等于风尘好。风尘不好,何以要入风尘?只因被种种消极的“前缘”所误。或因一场父母的债务,或因一次饥荒,严蕊入了风尘。
    所谓“误”,就是不该。公元1163年农历七月七日;台州不该有一次严蕊的演出,台州行政官唐仲友不该观看严蕊的演出,严蕊不该在演出中与唐仲友有公开的合法的互动,更不该的是,唐仲友有一位理学家敌人——朱熹。
    大宋也是抓干部作风的,官员看演出可以,但不得与演出者有私交。唐仲友与严蕊有私交吗?官方的记录上没有,私下也没任何证据。但有人很关心这个私交,朱熹巡视来到台州,问严蕊:与唐某人有没有私交?严蕊说:没有。朱熹说:给我关起来,打。用杖打了一个月,严蕊不说;于是移交绍兴监狱,再打。再打两个月。严蕊还是不说。
    朱熹也爱用重刑?
    朱熹是圣人,圣人对司法的理解,居然就是一杖又一杖的毒打,当时的法制真让人无望到极点。
    三个月,几乎不间歇的杖击,打垮了严蕊娇嫩的外壳,却没打垮严蕊对于朋友的仗义,对于善良的执著。她没有屈服,她说:我知道,乱说不会死人,但会玷污一个读书人的清白。
    严蕊在遭受严刑的同时,人气却在急升,不是因为她的色,她的艺,而是因为她的德。司法让人无望,民众却带来希望。是不是因为某种压力?朱熹调走了,岳霖来了。司法的公正与否总是与具体执行人挂钩。岳霖说:严姑娘,你是冤枉的,你写个申诉吧。严蕊写了,她的申诉没有丧失文化人特有的风度:是一首词。她不申诉朱熹,不申诉涉案人,她只申诉自己的命运:她是花,开落有时,却不能自主,要受东君主(春天的神灵)的主宰,“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她只有一个要求:自由。不留恋误人害人的风尘,终归要去了,留下来绝非我心所愿,“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恢复自由后如何?山花插满头,她在丛中笑。严蕊出狱了,有敬她爱她的男子娶了她。她成了名人,但请给她一个安静的空间吧,“莫问奴归处”。
    赞美女子的坚贞,是男人最大的惭愧,但我还是要冒着惭愧的风险,赞美严蕊一句: 中国人的风度与意志,因你而美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国学理论
国学资源
国学讲坛
观点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国学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