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理论 >

生活中含“狗”的调侃语

http://www.newdu.com 2018-02-13 国学网 吴萧寒 参加讨论

    引言
    当今世界发展速度之快, 让人瞠目结舌。在崇尚表达自我个性的时代,新媒体发展迅速的今天, 人们纷纷在互联网上表达自己的看法。当然,对于一件事每个人的看法不同,所使用的语言、表达方式等也不尽相同。人们的情感日益丰富,对待事物的看法也越来多元。人们常常会使用调侃性的话语在网络上表达自己的看法。生动形象的话语往往流传广泛,不仅仅在网络上流行,在线下的日常生活中也常被使用并且生命力非常顽强。这其中就包括这样一小类,那就是含“狗”的调侃性短语,也就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带有语素“狗”的调侃性短语。例如,“上班狗”、“上学狗”、“项目狗”、“单身狗”等用语,由此衍生的还有“单身汪”、“一只汪” 等类似短语, 另外还有“累成狗”、“冻成狗”“忙成狗”等等表达,不同的结构用于不同情况的表达,但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带有调侃性。[1]
    在这些短语的表达中,“狗”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动物的一种(在词典中,狗解释为哺乳动物,种类很多,嗅觉和听觉都很灵敏,毛有黄、白、黑等颜色。是一种家畜,可以训练来追踪、守卫、导盲及救生等,有的用来帮助打猎、牧羊等),这只是它的一个概念意义,而此处所使用的是它的外延意义,指不同状态下的人的形象。在各种网络平台上,人们使用它的时候所表达的是人们在各种状态下的一个形象,比如,单身狗,单身的人在人们的认知中是比不上情侣们那么幸福快乐的,所以会用“狗”来表达这样一种孤单、落寞,期盼得到幸福快乐的形象;上班狗,我们可以想象出来,就是那些准时准点、朝九晚五,没有很多节假日的工作着的人们。它可以用于描述指称的类指,指某一类人。
    在前人的研究成果中,不乏关于“狗”的文化内涵解释、东西方对“狗”的不同态度、东西方含“狗”熟语的对比研究等等,多是从词汇的文化背景、民族心理等角度来进行阐述。比如,在我们使用的汉语中常常会出现“走狗”、“狗腿”、“猪狗不如”、“狼心狗肺”等短语,是因为“狗” 在我们中华文化的发展中沉淀下来的用法多表示这种贬义羞辱的意义。在西方的文化心态中则相反,“dog(狗)”代表忠诚、友善、可爱。在他们的语言中,多有“Lucky dog(幸运儿)”、“Love me,love my dog(爱屋及乌)”、“Every dog has its day(人人皆有得意日)”这样表示褒义友好的用法。而在讨论含“狗”的调侃语时,汉民族的文化心理也将是一个重要的解释,可当这个用法在刚开始很少有人使用的时候,或许我们尚可以用修辞格这样的语用方式来解释,但是现在语言上的很多用法往往是一夜之间就广为使用,并且我们发现此用法还将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大家都会使用,范围越来越广,在此,笔者试图从语法及语义发展的角度对其进行粗浅的分析。
    一、关于“狗”的语法分析
    首先,我们可以用网络用语的一般特性来说明,模仿性强适用范围很广,在流传的过程中产生一种固定的使用格式,利于普罗大众的使用,并且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这个调侃短语的使用和适用对象,使用时信手拈来。其次,这样高频度的使用,除了语用和网络调侃语的解释,还可以看成这是“狗”在人们平时的交际使用中不断凝固化、规约化、类词缀化的一个过程,也是“狗”的外延意义不断丰富的一个过程。
    据分析,短语中“狗”的位置在以下几种结构中都是居于末尾。第一种是定中结构,单身狗、项目狗、上学狗、上班狗等等及其衍生短语,“狗”位于中心语的位置,所以靠后。根据人的状态来指称单身的人、上班的人、做项目的人还有上学的人等。这样用于类指的“狗”,包含着这些所有的形象的一个共同的特征,勤恳、本分和孤单。以此类推的还有像考研狗、实习狗、文艺狗、工科狗等。第二种是动结式短语,累成狗、冻成狗等等,“狗”是结果的部分,所以也靠后。这一类的意义稍有不同,指人的一种状态,但不是类指,“狗”包含一种勤快、木讷又疲惫落寞的状态, 意义更形象具体一些。在这两类短语中,“狗”的位置相对固定,使用时常常会联系着勤快本分、木讷疲惫、孤单落寞的意义,就连色彩义也发生了变化,贬义减少,调侃义增多。随着现在西化的潮流,狗成为人们的宠物,地位的提升带来的指称语言上可爱亲切义的表达。当这种用法流传越来越广,发展越来越快,那“狗”的位置会更加固定。因为只有固定的模式才利于传播和反复使用。“狗” 在这里就完成了一个由实在概念义到隐喻指人(分褒贬义)再到感情色彩变成调侃义的过程,在用于类指的偏正式调侃语中产生了类词缀化倾向。
    那么,这里就产生一个问题,为什么是狗,而不是其他的动物呢? 狗在产生之初就是一种对人们生活有帮助的动物, 狗可以用于打猎、祭祀、警戒等等,和人们的关系十分密切,尽管后来地位下降也仍然是人们生活中常见的家畜。正是这样的密切关联,很多用以指人类的时候我们都能够快速地在自己的脑子中反映出“狗”的各种状态下的一个形象,隐喻指人也就很容易理解了。相比较而言,鸡、猫、鸭、牛、羊等却没有这样的变化和用法。这首先是因为,这些家禽家畜和人类的关系并没有像狗那样亲密,狗可以帮助人们做很多事情,方便人们的生活和工作,而其他的动物却没有这样的功能。它们大多只是在生物圈食物链的下端为人们提供食物,意义具体实在,没有发生类词缀化的趋势。除此之外,和人们生活关系更远一些的动物也会出现类似的表达,例如,在网络上经常可见的表述有“技术猿”“设计狮”等,这些是根据语音谐音而来的,虽然也带有一定调侃性,但分布范围有限,这些使用还在小众范围内。所以,其他的动物比不上“狗”的类指程度和类词缀化倾向。
    猫或许和狗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它可以抓老鼠,帮农民守护粮食,具有一定的社会公用。现在很多人会选择养各种各样的猫作为宠物。网络上有很多猫的图片, 它们被称为“喵星人”,而狗则被称为“汪星人”,这种宠物人格化的趋势越来越强。这里就用拟声词动物的叫声来转指动物,并将人作为动物的类指。但猫却没有像狗那样类词缀的用法。猫在我们国家属于外来物种, 猫和人的关系比不上狗那么密切,地位也并不像狗那样高,这从我们的十二生肖就能看出,其中并没有收入猫,但有狗。所以,猫的意义发展也没有狗那么完整。
    狗除了前文分析的这些网络调侃语用法,还通过它特定的拟声词衍生出了其他的用法,甚至有些还可以替代“狗”。例如,单身汪、汪星人,等等。其中,“单身狗”、“单身汪”使用范围广、流传速度快,我们猜测是由于我国单身群体的日益壮大,像“虐狗“这样的用法出现,表明甚至可以单独用“狗”来表示单身的人。当然, 新媒体发展迅速也是必不可少的有利条件。另外,在狗表示“人”的意义时,我们还会发现很多的用法悄然发生改变:很多用“人”的地方可以换成“狗”。例如:“人艰不拆”[2]可换成“狗艰不拆”,“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可换成“狗生不易,且行且珍惜”。还有一个音译的流行语用法“狗带”[3],从“go die”音译而来。在音译的选择上没有选择“够”、“勾”、“苟”等其他字词,而选择了“狗”,也充分说明它具有极强的讽刺性、调侃性和娱乐性,也表示“狗”在人们语言使用的过程中,成为编码选择的首选。
    二、“狗”的语义、语用分析
    在语义上,“狗” 本身就是一个基本词,他自身的能产性就很强。之前用于指称狗的类别,人们使用的时候大多是根据其概念意义的某一方面的特征来进行描写,实质上仍然是它的概念意义。其中包括品种、花色、功能、行为特征等等,例如,阿拉斯加、斑点狗、导盲犬、小短腿、疯狗。这时对“狗”的使用表达,多是基于狗的功能和特性。这些都只是作为指称狗这种动物的实在意义的表达。
    而指人的意义早在汉代就已经有了,发展至今意义更加丰富,人们使用时所夹带的感情也不断发生变化。《史记·萧相国世家》:“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纵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走得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功人也。”由此之后,功狗功人便用来比喻立功的将士。而当刘邦缚韩信于囚车欲杀之时,韩信以良狗自喻,大呼:“狡兔死,良狗烹”,指自己曾是刘邦的得力帮手,这时,“狗”就可以指人,并且还是褒义性的。只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 狗的地位已经不再像原来那样重要,多用以看家、提供餐桌上的食物,在人们给食物时俯首摇尾,这样一种形象用在指人时慢慢地贬义居多。例如,早前春秋战国时,晏子使楚的故事,楚国意图用狗洞羞辱晏子;魏晋时,续汉志曰:“灵帝宠用便嬖子弟,转相汲引,卖关内侯直五百万。令长强者贪如豺狼,弱者略不类物,实狗而冠也。”昌邑王见狗冠方山冠,龚遂曰:“王之左右皆狗而冠。”(《后汉书》)讽刺这些人衣冠禽兽;唐宋时期,见妾头黑面白,异生猪狗之心, 告诉丈夫, 前后邻家居心叵测(《敦煌变文》);宋代《资治通鉴》中已有“狗辈骂我”这样的脏话;元明时期,“教些帮闲的泼男女,狐朋狗党,每日穿茶房,入酒肆。”(《老乞大》)到近代更是常见,汉语中很多带有“狗”的熟语都是偏贬义,鸡鸣狗盗、挂羊头卖狗肉、人模狗样,等等。但是“狗”发展到现在的网络流行语,贬义的色彩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除了一些在历史发展中凝固下来的成语、俗语,“狗”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被人们带上的不再是贬义色彩,而是调侃性。
    汉语中“狗”的使用历史悠久,一直发展到现在我们所讨论的含“狗”的调侃性短语,这些都和人联系紧密,而带“狗”的调侃性短语大多指人。用“狗”指人我们不足为怪,只是有褒贬义的不同。语言本身没有色彩,只是使用者在其中带上了自己的情感。从前,我们会用“狗”来辱骂别人,在我们民族的脏话中,“狗”是人们不喜欢被用来形容自己的一个词。但是,就像“对不起”说出来人们在心里觉着没有特别对不住别人一样,而人们更愿意选择自己立场的“不好意思”来表达抱歉之意,现在人们用“狗”来形容自己或者形容别人,接受度也大大提高了。人们不再那么抗拒,主要是因为它的色彩意义已经发生了变化,在对话中表述出来能收到更好的效果,更加形象贴切。当然经济性原则是语言发展中永恒的规律,能用一个词表达得精炼生动,其他繁琐冗长的表达都将淘汰。这同时也反映了在经济飞速上扬、社会日益繁荣的今天,人们对各种现实情况的发生承受能力更强,心态更好。
    三、结语
    新世纪以来,人们的物质条件不断得到提高。各种网络媒体发展迅速,成为很多网络调侃语的载体和主要传播渠道。大量的信息呈爆炸式涌向人们,其中含“狗”的调侃语生动形象,让人印象深刻,易于模仿和传播。同时,随着西方文化深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人们在保存传统的同时,也广泛接纳西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心理,宠物人格化、贵族化是重要的催化因素。“狗”的贬义性并没有消失,但含“狗”的调侃语贬义性大大削弱,调侃的意义就在于它略带贬义的形象。这或许是“狗”在这种技术、信息爆炸及文化碰撞下的发展结果,呈现出意义偏移、位置固定的类词缀化倾向。
    注释:
    [1]这种网络调侃语指近年来在网络上大量出现的搭配新奇、风格幽默、表意独特甚至出人意料的一类话语。
    [2]根据林宥嘉《说谎》歌词“别说我说谎,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缩略而来。
    [3]“Go die”的谐音表达。出自黄子韬一段说唱Rap:“有人骂我,制作谣言,想要我生气失去自信,呵呵。Don’t be nave, this is my life, I am fine, 我不会就这样轻易地go die, Huh? ”而后网友纷纷表示:“道理我都懂,然而我选择狗带”。
    (作者单位: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原刊《读写月报》2016年15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国学理论
资源
讲坛
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