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国学经典大师!

国学网-国学经典-国学大师-国学常识-中国传统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源 >

历代令词请赏之六

http://www.newdu.com 2018-02-28 国学网 陈友冰 参加讨论

    调笑令 王建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
    《调笑令》的有关常识,见“历代令词鉴赏”之四,韦应物的《调笑令·胡马》。
    王建(768-835),字仲初,颍川(今河南许昌)人。从小家贫,门第衰微,早岁即离家寓居魏州乡间。20岁左右,与张籍相识,一道从师求学,并开始写乐府诗。德宗贞元十三年(797),辞家从戎,曾北至幽州、南至荆州等地,写了一些以边塞战争和军旅生活为题材的诗篇。在”从军走马十三年”(《别杨校书》)后,离开军队,寓居咸阳乡间,过着“终日忧衣食”(《原上新居十三首》)的生活。元和八年(813) 约46岁前后“白发初为吏” (《初到昭应呈同僚》)任昭应县丞、太常寺丞等职, 穆宗长庆元年(821),迁太府寺丞,转秘书郎。在长安时,与张籍、韩愈、白居易、刘禹锡、杨巨源等均有往来。文宗大和初,再迁太常寺丞。约在大和三年(829),出为陕州司马。世称王司马。大和五年,为光州(治所在今河南潢川)刺史,贾岛曾往见赠诗。时年六十四岁左右,此后行迹不详。
    王建一生沉沦下僚,生活贫困,因而有机会接触社会现实,了解人民疾苦,写出大量优秀的乐府诗。他的乐府诗和张籍齐名,世称”张王乐府”。其诗题材广泛,生活气息浓厚,思想深刻,爱憎分明。如《十五夜望月》、《田家行》、《簇蚕辞》、《当窗织》、《织锦曲》、《促刺词》、《去妇》、《水夫谣》、《海人谣》等,反映了劳动人民备受残酷剥削压迫的痛苦生活,特别对劳动妇女的悲惨境遇深表同情;《白□歌二首》、《羽林行》、《射虎行》等,揭露了君主荒淫、权豪凶横和藩镇混战等黑暗的社会现实;《古从军》、《辽东行》、《渡辽水》、《凉州行》等,抨击了给广大人民带来灾难的开边战争,同时也谴责了边将的无能,不知收复失地,表现了既反对穷兵黩武,又慨叹国土沦丧的进步立场。此外,他还有一些作品,如《赛神曲》、《田家留客》等描写了农村风俗和生活画面;《寄远曲》、《镜听词》等,表现了妇女对出门远行亲人的思念之情;《望夫石》、《精卫词》等,歌颂了坚贞的爱情和被压迫者的斗争精神。也有少数作品,流露出人生无常、叹老伤贫等消极情绪。 王建的乐府诗,善于选择生活中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事件和环境加以艺术概括,集中而形象地反映现实,揭示矛盾。他很少在诗中发议论,而是运用比兴、白描、对比、映衬等手法,通过各种形象或人物的自白来再现现实;或在结尾用重笔突出主题,戛然而止。用笔简洁峭拔,入木三分,语气含蓄,意在言外。体裁大多是七言歌行,篇幅较短。语言通俗明晰而凝炼精悍,富有民歌谣谚的色彩。用韵平仄相间,往往隔二句或四句换韵,节奏短促,激越有力。这些特色,形成了王建乐府诗特有的艺术风格,是中唐文人词的重要作者之一。
    王建也是中唐文人词的重要作者之一。今存词作有《调笑令》三首、《江南三台词》等小令。有《王建诗集》10卷、《宫词》1卷。事迹见《唐诗纪事》、《唐才子》。
    王建曾写过《宫词》一百首,描写帝王的后宫生活和宫女们的不幸。这首《调笑令》则是最早以词的形式通过对一柄宫扇的咏歌反映类似的主题。
    扇子,其功用本来就是煽风去暑。李白有诗云:“平头奴子摇大扇,,五月不热疑清秋”(《梁园吟》)。但在女人的手中功能贬大大地增加:可以用来嬉游如扑蝶,可以用来“半掩面”,以掩盖娇羞或者更增加妩媚。至于宫中的美人,更可以运用扇子的做出种种姿态,或用来争宠,或用来固宠。如果因病或其他原因面容憔悴,还可以用来掩饰其色衰。汉武帝的宠姬李夫人在病中就曾用团扇遮面,不让前来探看的汉武帝发现其憔悴的病容,因为“色衰而爱弛,爱弛而恩绝”(《汉书·外戚传》)。同为宫中的美女也是才女的婕妤班昭就有过这样的遭遇,也曾用《团扇》诗表达自己色衰爱弛像秋天的团扇一样遭到捐弃。王建诗中的美人同样担心遭到班婕妤一样的遭遇,而采取李夫人的做法:病中用来遮面。只不过他比当年的李夫人更不幸,因为皇上并未来探望,“春草昭阳路断”,所以团扇遮面只是多此一举。因此在题材上揭露的更为深刻。下面略作分析:
    “团扇,团扇”两句是开篇点题,点明咏歌对象。当然也是借物喻人,借团扇来咏歌手执团扇的宫女,借团扇在秋天的遭遇来暗示宫中美人最终的遭遇。这是比拟但也是实写。如上所述,它是女人手中一件出色的道具,对宫女来说,手执团扇不仅可增其妩媚清雅,也是同病相怜的伴侣,更有派遣寂寞的作用。同为唐代诗人的王昌龄诗中久不见君王的长信宫宫女就是“且将团扇共徘徊”(《长信秋词》)。下句“美人病来遮面”则由物到人。其中的“美人”可以有两种解释:可能是长得漂亮,属于美女之类;也可能是一种嫔妃类的后宫职衔。总之,它是皇帝的后宫。大概这位美人有着高超的弹奏技艺。也许就凭这高超的弹奏技艺,也许凭着自己的美貌,已由一般的宫女升成美人,成为皇上身边的近侍。但现在却用团扇来遮面。这是为什么?即使是短短的小令,词人在此也制造了一个悬念。接下来词人便回答原因:“玉颜憔悴三年”。原来她病了,而且病了很长时间。“三年”在此是个约数,代表时间很长。长期生病的直接结果就是“玉颜憔悴”。而“玉颜憔悴”憔悴的直接结果就是“春草昭阳路断”。皇上再也不来临幸了,也再也不来听她弹唱了。“谁复商量管弦”是个反问句,也是个判断句,直接指斥封建帝王的贪色图貌、刻薄寡恩。“商量”有研究商讨之意。要得封建帝王宠幸,必须色艺俱全,看过《甄嬛传》的读者,大概都有这方面的体会。现在因为久病色衰,皇上不来,同谁来商讨宫商,又有谁来欣赏技艺呢?皇帝久不临幸,自然也就无人过问,自己又久病在床,于是昭阳殿前长满春草,隔断行路。昭阳殿本是汉代宫殿建筑名,汉成帝宠妃赵合德曾居住此殿,这里代指这位美人所居之地。唐人咏诗,喜欢以汉代唐,如高适《燕歌行》写唐玄宗时大将张守珪出征是:“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白居易的《长恨歌》中更有杨玉环慨叹的“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里日月长”。“春草”、“路断”四字,则写出这位美人居所荒凉景象,显示出帝王后宫们的悲惨命运,当然更是对封建帝王以貌取人、刻薄寡恩的直接谴责!
    这首小令主要的特色有二: 一是继承传统的手法,以物喻人。早在汉乐府中,就有署名是班婕妤的《怨歌行》“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作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通首比体,借秋天团扇被捐弃比喻嫔妃受帝王玩弄终遭遗弃的不幸命运。这首《调笑令》就是继承这一传统手法,而且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内心世界也更为复杂。如通过“美人病来遮面”这个典型动作来掩饰她因久病而憔悴的面容。这既表明她的倔强好胜,也表明她对君主还未完全绝望,还有希冀,当然,这也更能突显君主的刻薄寡恩。因此这首小令字句虽比《怨歌行》少,但人物的内心世界却更为复杂,思想内涵也更加深厚。再如“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二句,在结构上从前面两句的咏物及人的外部动态过渡到写人物的命运和内心活动,转折中词意便深入一层。“谁复商量管弦!”中的“谁”即“有谁”,也即“没有谁”,将一腔幽怨通过感叹句表出。冷落三年之久,其无人顾问,言下自明,语意中状出一种黯然神伤、独自叹息的情态。结句“春草昭阳路断”,又通过昭阳殿前长满春草,隔断行路的环境描写来暗示皇帝久不临幸,自己久病在床无人过问。这比《怨歌行》的结句“恩情中道绝”自白方式要婉曲得多,也形象得多。
    二是它的批判精神。《调笑令》原属俳体,供宫廷取乐之用。它和最早出现的词派《回波乐》的性质相似。沈佺期自嘲身世的《回波乐·回波尔时佺期》和崔日用的《回波乐·台中鼠子直须谙》:皆被收录在历代总集文史笔记的谐谑卷中。如宋代李昉将其收录在《太平广记》卷二四九“诙谐五”; 清代独逸窝退士将其录入《笑笑录》卷一;清人冯金伯《词苑萃编》将其收入卷二十二“谐谑”。王建的这首《调笑令》原来的题目也叫“宫中调笑”,可见这个词牌是专门供君王玩笑取乐的。但读过这首词后,不但不会嬉笑,反倒是一种历史沉重感。其中包括对这位才艺双绝的“美人”被遗弃命运的悲悯和同情,对玩弄女性又刻薄寡恩的君主的憎恶和鄙视,而且更会让我们联想到:才艺双绝的这位“美人”最终也会有如此悲惨的下场,其它的宫女、嫔妃的命运更可想而知。因此这首宫词虽是小令,杀伤力却很大。宋代计有功的《唐诗纪事》曾记录一个关于王建所作的关于《宫词》的故事:王建作渭南尉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太监王枢密,两人谈得很投机,就互相认为本家。王建作宫词后,有一天和王枢密一起宴饮,王建谈起汉代桓帝、灵帝,因为信任太监,惹起了党锢之祸。王枢密听了,觉得王建是在讽刺自己,心里很不高兴,就对王建说:“老弟所作宫词,天下人都传诵于口,皇宫是深邃之地,不知你怎么会知道这许多事情?”王建当时感到无从回答,心中害怕枢密使会给他罗织罪名。过了一、二天,就做了一首诗送给王枢密,其诗曰:“先朝行坐镇相随,今上春宫见长时,脱下御衣偏得着,进来龙马每教骑。常承密旨还家少,独对边情出殿迟。不是当家频向说,九重争遣外人知? ”这首诗的意思是说:宪宗皇帝当年在世时,你总是随侍在左右;当今的皇帝在东宫做太子时,你也是看着他长大的。皇帝脱换下来的御衣,只有你能捧着;外面进贡来的骏马,也常常给你试骑。你常常因为接受密令,很少还家,有时被留在殿里独自报告边塞军情,以致很迟才出来。《宫词》所说的一切,如果不是你这位本家老哥自己屡次对我讲,森严宫禁内里的事情我这等外边人怎么能知道呢? 王枢密一看此诗,怕被他牵累,就不敢告发了。这个故事,元人辛文房的《唐才子传》也有记载,只是文字和诗句小有不同。但可靠性不大,不只是不见于唐人记载,而且与史实有差:王枢密指的是宦官王守澄。元和十五年正月十七日夜,宪宗被宦官陈弘庆等杀害。王守澄和中尉马进潭、梁守谦等人册立太子即皇帝位,穆宗才擢升它为枢密使。宪宗在位时,他还是一个普通宦官,不可能随侍左右,更不可能执掌军机。但这个故事说明了王建《宫词》一百首的巨大影响力。《调笑令》是王建用词的形式,反映相近的主题。《调笑令》共三首,第三首“罗袖,罗袖,暗舞春风依旧。遥看歌舞玉楼,好日新妆坐愁。愁坐,愁坐,一世虚生虚过”,批判的更加直白和强烈。直接把矛头对准封建时代的最高统治者,是需要一定的胆魄和勇气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国学理论
资源
讲坛
争鸣
国学漫谈
传统文化
访谈
国学大师
治学心语
校园国学
国学常识
国学与现代
海外汉学